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祭品的逆袭

洪荒天子(轩辕绝)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17-07-14 09:56:16 字数:3224 分类:

玄幻小说

神秘人在扭动手腕之时,就是要将被劈开两半的剑鞘当作武器震射而出,他的力道用得非常好,那两片尖竹也十分配合,直射向木艾的胸膛。

  木艾最初的想法是神秘人根本不可能有震腕的机会,因为他的剑会一劈到底直斩对方的手腕,是以明知那两片尖竹可能会成为致命的武器,但也完全忽略了。

  有些东西忽略了就必须付出代价,木艾就是如此。但他毕竟不是庸手,竟借着玄竹剑在尖竹内利剑之上的一震之力,身子再次弹射而开。

  嗖嗖……那两片尖竹自木艾的小腹底下射过,却未伤到他半根毛发。

  “没用的!”神秘人淡淡一笑,说话间,他手中的剑已抖出了一抹凄艳的霞彩,若惊鸿闪电一般,带着一股无可抗拒的杀意直逼而上。

彩天下  木艾欲挡,但力已竭,气息根本就无法回转,他能做的事情就是发出一声绝望的长嘶!

  神秘人的长剑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迹,为对方最后的一次失误画上了句号。

  木艾不该失误的,但他无法追及神秘人的智慧,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之中,这就注定了他最终的败局。

  木艾的躯体重重坠落在木筏之上,但未曾倒下,支撑他的是神秘人物的长剑,长剑刺透了他的心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木艾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对手的眼睛。

  一双深邃犹如天空的眼睛,那倔强不屈而又充满冷酷杀意的眼神使木艾在死神到来的那一刻想到了一个人。于是,他自淌血的唇间迸出了两个字——轩辕!

  木艾死了,在神秘人拔出利剑的那一刻死了。但神秘人在听到“轩辕”两个字时眼睛波动了一下,也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虽无仇恨,但你不该是地祭司的私生子!”他没有反驳木艾的话,因为他的确是轩辕。

  神秘人说完这一句话时,木艾的眼睛依旧没有合上,死的时候仍睁大着眼睛,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无法表达出来,也似乎惊讶于一个不可能被外人知晓的秘密,突然之间从一个陌生人的口中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但他心中究竟想了些什么,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有侨族族长蛟梦周身布满了杀气。

  石殿之中,唯三大祭司神态昂然,若无其事。余人皆心惊胆战,不敢抬头,似乎在等着蛟梦作出最后的判决。

  祭天,尚有两日便将来临,有侨族所有围猎行动都已停止,皆在为祭天而忙。

  在这节骨眼上,先是三大勇士在守“祭品”时被杀,随之“祭品”无故失踪,然后又是蛟梦之女蛟幽突然失踪,一切都发生在同一天——五月二十六日。

  祭天固然重要,但对于年轻的勇士们来说,最重要的却是美丽如姬水之神的蛟幽。

彩天下  凶手是谁?没人知道。可凶手必然是极为可怕的人物,那是可以肯定的。否则,凶手也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夺去三名勇士的生命,更何况在死者之中,还有玄剑勇士木艾。正因为这样,蛟梦才会召来三大祭司和族中长老们,这也是石殿之中气氛紧张的主要原因。

  缓解石殿内气氛的是一串脚步声。

  脚步声极为沉重,似乎在告诉人们一个极坏的消息。

  首先步入石殿的是蛟龙,蛟梦唯一的儿子,有侨族中最勇敢、最强悍的年轻人,他跟蛟幽一样,深得族中之人的爱戴,更是族中年轻勇士们巴结的对象,就只因为他是蛟幽的哥哥。当然,讨厌他的人也有,但在族中八百四十六人中,这样的人只有一个,那是有侨族中的一个另类——轩辕!

  蛟龙脸形粗犷,在略显蓬乱的头发映衬下,自有一股悍野的杀气。赤裸的上身,凸起的肌肉让人感受到暴涨的生机和涌动的力量。短而泛青的胸毛似乎是族中年轻勇士们所惊羡的旗帜。一袭兽皮裤扎得极紧。一步一声响,如在众人的心弦上踏过。

  “爹,这是孩儿在神山之下找到的线索!”蛟龙将手中的一块树皮递给蛟梦,也只有此时,人们才注意到蛟龙手中拿着的一块去了外壳的白色树皮。

  蛟梦接过树皮,不由低念:“要救蛟幽,就上剑峰之顶!”

  三大祭司不由得眉头微皱,显然他们因离蛟梦极近,也看清了那树皮上的一些符号。

  紧接着蛟梦就将树皮让殿中众人一一看过。

  “我们立刻赶去神山!”一边的几名族中勇士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蛟梦沉思了半晌,又向三大祭司望了一眼,沉声吩咐道:“那就有劳天祭司安排一下祭天之事,人祭司去跟有虢族族长商量一下祭天的事情,祭天之时不变……而‘祭品’失踪之事就交给地祭司了。”

  “黑豆,现在没你的事了,你不要搅入其中,地祭司的事就交给我好了。”轩辕一边清理“祭品”那一身湿淋淋的衣衫,一边认真地道。

  黑豆望了望“祭品”,有些担心地道:“你怎会是那老狗的对手呢?”

  轩辕并未回头,声音却显得极为平静:“你认为我一定会败?”

  黑豆微感尴尬,他知道轩辕的个性,更知道他骨子里的那股狠劲,不由吸了口气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多一个人总会多一份力量,至少对付那老狗更有把握一些。”

  “哼,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我轩辕更不是一个莽撞之辈,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去冒险!”

彩天下  说话之间,轩辕已为“祭品”换上了一身干衣,转过身来,目光清澈如水,似乎他刚才为之穿衣的不是一个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贲张的少女,而是一堆死物。

  轩辕就是这个样子,黑豆不得不佩服他那绝对坚强的意志和无上的定力。可黑豆知道,轩辕绝对不是一个石人,更非不喜欢美色,只是他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更重要。

  不错,刚才轩辕已经耗去了不少体力,虽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击杀了木艾、华雷和禾田,但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绝不是轻而易举的。无论心力、脑力还是体力,都损耗很多,所以他不想再耗损更多的精力。因为,他的敌人是一个族人共尊的“神”——地祭司。

  “她醒了!”黑豆一指那缓缓睁开眼睛的“祭品”,低呼道。

  “你醒了。”轩辕望了“祭品”一眼,淡淡地问道。

  “这……这是哪里?”“祭品”有些慌乱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存身的洞穴,怯怯地问道。

  “你安全了,我可以放你回到你自己的部落。”轩辕立身而起,淡淡地道。

  “祭品”有些迷惑地望了望轩辕和黑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是真的。

  “他说的是真话,你不必怀疑,他也没有骗你的必要。”黑豆补充道。

  “可是……可是你们不是要拿我当‘祭品’吗?”

  “那是别人的决定,但你是我的战利品,我的战利品是不容别人裁决的,更不会让他们拿你去做‘祭品’。所以,我宁可放你走,也不会让那些极端虚伪的人杀害你!不过,能不能够逃出他们的追捕,还要看你的运气了。”轩辕淡淡转身,低沉地道。

  “祭品”不由一呆,忍不住再次打量着这个曾粗野地擒住她的敌人。

彩天下  轩辕不算很帅气,但也眉清目秀,高高的个头,有着豹子一般的体魄,乱乱短短的头发更衬出其精神焕发的英武。最让人震撼的,仍是那似饱含无限忧伤但又倔强不屈的眼神,在野性与孤傲之下,便形成了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你跟我来!”轩辕向“祭品”淡淡地望了一眼,放缓口气柔声道,同时举步向洞穴之外行去。

  剑峰,如插天之剑捅入云霄。

  林密草茂,能够透过树隙射入林间的阳光并不是十分光亮。

  剑峰之顶是一块平台,但人们都习惯称之为“天台”。

  一切都很平静,蛟幽身着一袭朴素的白衫,静静地坐在天台中央的一块白色石头上,整个身体与白石相映衬,犹如天台上的一尊白玉神女雕像。她朴素得不沾半点人间烟火,又如同大自然一样清爽利落。

  其实,她像是一个只存在于山间的精灵。

  白云悠悠,天高气爽,一尘不染的境界,原来是如此让人陶醉。

  蛟幽放眼蓝天,那充满灵气的眸子之中掩饰不住地有些震撼。她很少如此认真地审视过这高阔空远的天空,此刻的她仿佛顿悟出为什么轩辕会那般喜欢看这广阔无边的天空了。

  想到轩辕,她心中禁不住多了一些甜意,她喜欢看轩辕的眼睛。轩辕抬头望天的时候,她就看着他的眼睛,那如天空一般深邃而又隐含不屈的倔强神情的眼睛,总能够让她心中激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是啊,他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蛟幽不自觉地低低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旋而又惊觉,才知自己失态了,不由为刚才的自言自语投以一个微带羞涩的笑容,似乎是在自编自导一个极为有趣的话剧。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洪荒天子(轩辕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