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十二章 心底最深处的回忆

流恋

作者:烟花迷离
更新时间: 2013-01-03 10:55:29 字数:3120 分类:

现言小说

苏小走出咖啡馆,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逛,脑子里思绪纷飞。

唐天磊的确是触动了她的底线,她才会如此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如此失态,只因他说中了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她没有想到,唐天磊这个看似大大咧咧,没有心机的人,居然会知道她心底的秘密。

彩天下不知道是她自己太不会隐藏,还是他暗藏了精明不外露。

而据他所说,许晴也可能也知晓,不觉苦笑,自己以为藏的很深的秘密,却原来身边的人都看在眼里只是没揭穿而已。

回想起自己当初动心的那刻,似乎已经很模糊,仰天长叹。

只记得八岁那年,苏小在父母的带同下去探望异地的外公外婆。

那时外公外婆都还健在,只有母亲一个女儿,所以格外疼她这个小外孙女。

小时候她很贪玩,而且好动,大家都说她像个男孩子,皮的不像样。可是外婆却总是抱着她笑着说:“女孩子皮了才会聪明。”

于是她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有外婆给她撑腰呢。结果在一次爬树上去抓小鸟的时候,摔了下来,左小腿骨折进了医院。

床位紧张,她进的是一个双人病房,旁边床上是个右手骨折的伤员男孩。

这个男孩异常沉默,可以说有点自闭。

那时的苏小因为小,不懂什么叫拒绝,不停的和那男孩说话,可他始终不理她,还好自己爸妈轮流陪着她,外公外婆白天也总是来看她陪她玩,她才不觉得寂寞无聊。

彩天下偶尔气馁了,她又会发现那个男孩会偷偷的观察她,看到外公外婆来看她时,他的眼里会有着羡慕。

她很奇怪,为何男孩没有家人来看他呢?她生病受伤了,家人都心疼死了,恨不得一直都陪在她身边呢。

直到过了几天,她才看到有个男人来看男孩,但是对他说话很恭敬,不像是男孩的爸爸。

忽然间,她觉得非常可怜这个哥哥,貌似他应该比自己大一些吧。她又再次来了劲,想要与那个哥哥说话。

彩天下在她不懈努力下,每天找那男孩说话,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与那男孩搭上了话,成为了朋友。

哥哥告诉她,他有个梦想,将来要成为顶尖建筑师,要造一幢属于自己的城堡子,里面的每一个地方都由自己设计,他要创建一个自己的家园。

还记得,哥哥自信地承诺:如果有那么一天,会邀请她去他的城堡做客。

这是苏小经久年华下来唯一记得的哥哥说的话,也因为他的话,高考填志愿时,她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建筑系的室内装潢,她要做个能够点缀城堡的名设计师。

可是没过几天,哥哥就突然消失了,记得自己当时还大哭了一场,因为她甚至都忘了问哥哥叫什么名字。

等到再次相遇是到大学了,苏小被许晴拉去听国外聘请过来的一个知名建筑师的座谈会。那天高朋满座,前排几乎全是女生,这才知道这个演讲的人是个高富帅,叫QH。

简单的字母,似乎代表的并不是他的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一样的。

据说QH在美国已经是个知名的华裔建筑师兼室内装潢设计师,年龄不比他们长多少,估计也就二十四五岁,可以说是风华并茂。

彩天下铃声一响,高富帅就走了进来,往讲台那边一站,全场鸦雀无声。

苏小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很帅,而且很年轻,眉宇间沉稳,鼻梁高挺,一身修身的西装,剪裁别致,穿在他身上,显得风度偏偏。

他开口介绍了自己叫QH,畅谈自己国外留学的趣事,并坦言自己会来这是因为这学校的校长曾经是他人生启蒙的导师。

底下一阵欢呼,没有想到这个帅哥居然是学长。

他的演讲很幽默,也很风趣,而他的表情又是酷酷的。就连苏小这个本不想来的人,也被他演讲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座谈会尾声,QH回忆了一段儿时的经历,讲的正是病房中一个小男孩与一个小女孩的故事。

苏小这才恍然醒悟他就是八岁那年遇见的哥哥,仔细看来,轮廓依旧在,眉眼也很熟悉。真没有想到,那一别会再见,更是隔了这么多年。

他似乎也无限缅怀那短短的相聚,并且非常遗憾没有告别就离开,在此情此景下,苏小也不可能站起来说她就是那个小女孩,只是心间无比震撼。

他说:那个女孩是他人生道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在他心灵最寂寞的时候走了进来,让他有了继续踏上建筑师这条路的勇气。

不知道他是借那个故事来煽情,还是真有感而发,坐在底下的苏小却犹如被定住一样。

最后问答时间,男同学都问他学术专攻,留学趣事,女生则大都问一些八卦,是否有女朋友,是否结婚等等,许晴看苏小如此专注的看着台上,也帮她举起手要求提问。

被点到站起来的时候,苏小心里五味杂陈,她站在座位上,他站在台上,隔着四五排的同学,遥遥相望。

最终只问了句:“如果你再碰见那个病房里的小女孩,你会怎么做?”

他挑了下眉,淡淡地说道:“我从没想过要再遇见她,在那美好的岁月,我只愿她成为我一个美好的回忆。”

苏小听了默默地坐下,不发一言。许晴有些奇怪地看她,那边QH又开始点名与下一位同学问答了,座谈会也很快就结束了。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对话,轻如浮云一样。

可是之后苏小像入了魔一样,时常上网搜索有关他的信息。

他在美国建筑学会上锋芒毕露,他因为某项室内设计作品而得了金奖,他开创了自己的公司,他……回国了。

得知他回国的消息时,她心潮澎湃。

同意跟许晴来A市发展也正是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他们曾经在这里相遇,等待着再次的邂逅。

之后发生的事,似乎不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而且越来越脱离了轨道。

苏小本已沉淀了心,如今却又因为唐天磊的一番话而心湖大乱。

如果说唐天磊不知道她心底的人是谁还情有可原,那么许晴要是知道她的秘密必然是晓得是谁的。

彩天下虽然她自认放在心底最深处,可是她与许晴形影不离,很多时候不可能避开她,多次看到她在搜索QH而调侃她是否迷上了他,当时的自己是断然否认。

再细细回想下,很多疑点出来了,许晴若是知道QH就是他,怎么会设计这一切?这究竟是巧合还是蓄意为之,中间实在是错综复杂。

一切仿佛是一团迷雾一样,她深陷在里面,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茫然抬眼看了看四周,走着走着都走到太富百货这边了,她找了处没开放的喷泉池,坐在台阶上休息,想再次理下纷乱的思绪。

身边坐下来一个人,她侧头看过去,一身深色休闲打扮,斯文贵气,很是眼熟。

那人也带着邪气的笑容,凝视着她。

彩天下回想了下,原来是晴寒的朋友冷凌,就那天他们注册结婚时的证婚人,有过一面之缘。时隔一月,对他印象模糊了,才会一开始没有认出来。

冷凌从苏小的眼里看出了讯息,笑道:“嫂子,你终于发现我了,我都走你身旁好一会了,坐下来也看你好一会儿了。”

苏小愣了愣,“抱歉,我刚才在想心事。你有事吗?”

冷凌眼角微弯,笑起来眉眼俊朗,晴寒的朋友跟他属于是同一款的,不过看起来这个冷凌名字中虽然有冷字,但是却比晴寒要亲和许多,没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漠。

“嫂子,刚才在咖啡屋里我就坐你们那桌后面,我在等人,你都没看到我。”

他停顿了下,继续说:“后来朋友打电话来放我鸽子了,看到你离开就想和你打个招呼来着,而且正好想去找阿寒吃饭,可你一副心事重重样,这不没敢打扰你嘛。”

彩天下苏小脸一红,随后一想,不知这人肯定有没有听到她和唐天磊的谈话。不过当时讲得隐晦,就算真被听到了,也没有什么。

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电话铃声响起,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晴寒打来的,见冷凌也看向了她的手机,只好按了接听:“喂?”

“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晴寒低沉的嗓音。

苏小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我在太富百货这边,嗯,东面这里没有喷泉的地方,好,一会见。”

手机刚放下,就听冷凌带着笑意询问:“阿寒是不是要来接你?正好我找他,我们一起等,嫂子,你不会介意的吧?”

苏小自然是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冷凌似乎对她很感兴趣,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却也没有问什么。苏小觉得浑身不自在,她不知道晴寒是怎么和他解释他们这段婚姻的,刚领了证又签了那协议。

但是基于与这人不熟,又是晴寒的朋友,本着少说话为主,只能假装忽略了冷凌那灼热的外带好奇的目光。走到路边,左右张望,希望晴寒可以早点到,也免了这么尴尬。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流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