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十章 不知名的失控

流恋

作者:烟花迷离
更新时间: 2013-01-11 11:26:51 字数:3066 分类:

现言小说

晴寒站在原地,冰寒着脸,用冷冷的目光盯住苏小看了好一会,才跨步走了过来。

站到她的身后,一手环住她的肩膀,一手向唐天磊伸出,“你好,我是晴寒。”声音虽然带着寒意,但却依旧风度翩翩。

如果说到礼仪的话,他无疑是个绅士。

只是绅士用在别人的身上,却从来没有对她用过。

苏小也微微有些惊讶,他们俩见过一面,难道是唐天磊的外形改变了,晴寒认不出他来了?按道理应该不会啊。身边这个男人,有一双锐利能看穿人心的眼睛。

唐天磊坐在位置上,看了看那是伸在那的手,心中暗想,如果他不回应,这个晴寒会怎样。但是看向苏小,还是罢了心中的念头,笑着站起来握住,“你好,我们见过,上回你们一家三口来我那拍照的。”

晴寒也礼貌的笑了笑,“嗯,我记得的,你和小小是老同学。有空的话来我们家玩。”

“我们家”三个字他加了重音,满意的看到唐天磊脸色一黯然。

彩天下小小?苏小心中觉得恶寒,他可是从来都喊她苏小的。

“我儿子的照片什么时候可以拿?”他不想再继续应付眼前的男人,把照片拿回来,就可以早点与他不再纠葛。

彩天下“随时可以取。”唐天磊迅速恢复了常态,也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他正经起来,其实不如平时那样缺心眼的,或许这一面,只是在苏小面前是这样。

晴寒点了点头,约下时间说会派人去拿,就告了声辞,环住苏小,跨步离开,那环住的手稍稍加了一些重力,脸更是拉长了。

彩天下苏小一边看着他的冷脸,一边不自觉地跟着他的步伐,他生气了!她在心里默默地说。另外他发现晴寒从头至尾都没再看一眼旁边的冷凌和那个女人。

余光瞥到:那个女的欲上前,但是被冷凌拉住,摇了摇头。

苏小也一直保持沉默,真是碰到了最糟糕的情形,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不知道刚才为什么撒谎说在家,只是下意识的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和唐天磊有约,却被抓了现形,真是人不能犯错,一犯错就被抓。

旁边还有那个阴险的冷凌,看他一脸嘲讽的笑,她就觉得懊恼极了。至于那个女人不难猜出就是周明明,不过是匆匆一眼,并没有看清相貌,只是貌似从穿着来看是清新可人的佳人。

想到这,不由心中一暗,比起容貌气质,她苏小可能就是完败。若她有许晴的一半美丽,她现在都会有底气一些,也敢于争取一点。

不过有一点有些纳闷的,冷凌不是说周明明出车祸了嘛,怎么看起来恢复的很好,一点不像受伤的样子。

她发现自己还是很坏心的,没来由的就对周明明生起了敌意。

甚至刚才就只看了一眼,她就感觉周明明对自己也是介意的。也是,她抢了人家的男朋友,没有几个女人会不介怀的吧。

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个劲的胡思乱想,完全没注意身边男人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冷冽,见她解释都不解释一下,脸越来越黑,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紧,直到上车才放开。

车子刷的一下飚出去老远,苏小转头看他,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抚这个男人的怒气,她实在是没有经验。

本来那茶餐厅就在家附近,所以不到5分钟就到家了。

回到家里,晴寒用力甩上门,往楼上走去。

彩天下苏小想了想还是壮着单子跟了上去,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晴寒,我不是故意要骗你说在家里的,我就是……”

话还没说完,就见晴寒忽然回身抱过她抵在墙上,将她圈在自己身前,在她耳边低喃,声音是刺骨的寒,但却带着丝丝的蛊惑:“苏小,别再提他!”

苏小迅速红了耳根,刚到嘴边的话噎住,茫然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他。只是心中有个声音又在响起:他刚才果然是在做戏,一回来又叫她苏小了呢。

这种心思在这样的情况下,显得有些无厘头,但是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晴寒一瞬不瞬地盯在近在咫尺的脸,似乎连那清浅的呼吸都能感觉到了。没有抵挡心里强烈的渴望,附下身,狠狠吻住了眼前的女人。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当冷凌提醒他看大厅时,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女人,虽然背对他坐着,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她,心里就没来由的酸,看着他们握住手,怒气直往头顶冒。

鬼使神差的打了个电话给她,得到的却是谎言的答案,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想走上去揍那个男人。

当时强忍怒气走过去寒暄,带走她,不知道花了他多大的忍耐力。

这就是吃醋吗?这还是他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心里各种莫名的情绪挠的他只想做一些事情,让他可以解除这种困扰。

所以毫不犹豫的堵上了她的唇,终于再次品尝到了夜深人静时回味的滋味,他满足地叹息。自从上回碰过她的唇后,每一次再看到她,他就又会有那个念头。

感觉到她的抵触,双唇渐渐从强横到温柔,伸出舌尖小心翼翼描绘她的唇廓,柔软不可思议,一如上次那般的美味。他轻轻含住那饱满玲珑的上唇,细细地描绘,贪心的舌舔了下下唇,伸进去,在光滑的齿端温柔地摩擦,诱哄着想要撬开。

苏小显然是初次被吻,懵懵懂懂的,忽然感觉下唇一痛,刚要呼出声,对方舌头就滑了进来,纠缠着自己的舌,相濡以沫就是这样吗?她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几乎要蹦出来了,从来没有妄想过会有这一刻与他如此相近,渐渐沉溺的心似乎又复活了。

呼吸、粗喘交缠在一起,那么炽热,分不清谁的更烫人。

晴寒没有考虑地打横抱起抵住的人儿,走进自己卧室,双双一起跌进床单里。情之所至,无需再忍耐,她本来就是自己的妻子呢。

他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再次吻上她的那刻,这个念头就在脑海里回旋。

彩天下中间苏小有稍微恢复一下清明,可是很快被浓烈的情迷给覆盖。

他的吻已经从嘴唇移到脖子,越来越炽烈,刚想伸手推他,手却被他死死攥住。

这是一双典型女孩子的手,细长,骨节分明,肌肤柔嫩,如人一样让他着迷。

可是现在的她只想挣脱开他,于是他就抓的更紧,他的另一只大手一路向下,路过脖颈在胸前停留,手指像有意识般自动收紧放松,急不可待的向下探进。

从衣服下端伸了进来,抚摸着她赤!裸的背,慢慢辗转到前面的山峰,她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只感觉他炙热的手在慢慢下移。

很多电视或者小说里都会用意乱情迷来形容女主角,但其实苏小深切的能够感受到,她是清醒的,只是浑身无力。

心底不断有个声音在说:给他吧,给他吧,你那么爱他。

所以她没有刻意的去反抗或者说是抵挡,可是又有那么一丝不确定。现在这样的情况,周明明已经回来,他们签着一年的婚姻合约,与他在一起合适吗?

而且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对他的爱还只是个秘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事,不是应该两情相悦的时候做吗?

一旦与他真正在一起后,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再也不可能如现在这样轻松面对,这真的是她要的吗?

苏小的心中非常迷茫,这样的时刻,她迟疑了。身前的这个男人,这张脸,是多少个夜里梦到的样子呢,现在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不过只要一个动作,就可以紧紧搂住,得到片刻幸福,但是……

每一件事,只要有一个但是,就代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最佳的状态,还没有到种地步,所以其实苏小的心里,是不愿意的。

彩天下明了心中答案后,就想把晴寒挣脱开来,只是情谜之下她早就已经没有了力气,抵在他胸口上的力根本就微不足道。

正在关键时刻,楼下传来了“砰”地一声,犹如打断了的弦,把两个沉醉的人同时惊醒。

苏小此时才如梦初醒,猛用力推开他,没推动,但是也隔开了一手的距离,她急道:“阿姨回来了,还有……还有小宝!别……”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晴寒眯眼看着身下这个女人,脸颊潮红,呼吸急促,如果不是时间不对,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何况本来两人就已经结婚了,他在行驶的是婚姻的权利,双方都有履行的义务。

以前虽然自己不能说风流倜傥,但是至今还没有人能拒绝得了他,而她却一而再的拒绝自己。

阿姨上楼梯的踢踏声越来越近,还伴有小宝的“呀呀”童声。

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站了起来。

苏小连忙坐起,羞涩的拉好衣服,不敢看他,匆忙跑出了房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流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