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二章 晴宅风波(2)

流恋

作者:烟花迷离
更新时间: 2012-12-24 17:26:07 字数:3117 分类:

现言小说

苏小想起家里冷清的过着除夕的父母,不由的觉得很心酸。本来她也可以这样热闹着与家人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看着电视,畅快地聊着。

如今她身在异乡,赴着不想赴的鸿门宴,虽然他们谁都没有再来为难她。

没有刻意地冷落,甚至严露也偶尔会来与她搭话,但终究话不投机作罢,还是加入了家人的聊天中去。

开心是他们的,快乐也是他们的,她独坐期间,如鲠在喉。

如果这是老太爷故意安排的,那么无疑是最有效的,不花吹灰之力就让苏小感觉到与他们晴家的距离。

他们根本不用冷言冷语,礼仪方面更没有一丝怠慢,她却感到彻骨的寒冷。

晴寒浅笑着和坐在身边的表姐夫谈着公司今年的一些年度总结和明年的发展趋势,虽然没有看着苏小,却时有余光瞥过。

知道现在她如坐针毡,但是他并不想去帮助她,也没有办法帮助她。

彩天下除了姑姑一开始言辞有些犀利,之后爷爷和姑姑都是以冷态度处之,这是苏小必须经历的考验。

当初因为她的设计有了小宝,起跑点就不是很光明,爷爷的冷硬和姑姑的锋利都还没使出来。

爷爷一向雷厉风行,做事干脆利落,还是近几年,性情下来了,若换了以前,早就找上门了。今天看了这情形,爷爷有意隐瞒,其他人并不知道苏小和小宝的事。证明爷爷雷声大,雨点小,不会太过为难她的,所以根本不必他出手来帮。

晚饭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也终于到了尾声。

大家站起来,喝完杯中的酒,敬这里最大的长者晴老太爷。

晴老太爷笑眯眯地从怀里掏出一打红包,严露的儿子立刻高兴地直拍手道:“哦也,太爷爷发红包了。恭喜恭喜,红包拿来!”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贵嫂上前接过红包,一一发过去。

发到苏小的时候,贵嫂还笑着说:“苏小姐,来占占喜气,来年有个好彩头。”

苏小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看向晴寒。她自从长大后,就再没有收过压岁钱了,这是她们家乡的规矩,一到成年,读大学开始,长辈也就不再发压岁钱。

贵嫂见苏小不接,微微有些尴尬。

晴寒上前替她拿过,塞在了她手里,轻声道:“拿着,这是爷爷发给小宝的压岁钱。”

苏小脸一红,无奈收起了红包,没有作声。耳边听到旁边传来轻哼的声音,是那晴怡在冷笑。

一众人都移到了客厅,电视虽然开着,但是看的人却没有几个。

彩天下严露的儿子天天跑过来拉起晴寒道:“舅舅,我们去放烟火吧。”

“我也去,我也去。”是严珠的女儿静静在叫。

天天停下来,摆着酷脸道:“你们女人胆子太小了,不带你去,你还是在家看电视吧。”

严露笑骂道:“臭小子,谁说女人胆子小的?”

晴怡也笑了起来:“天天,外婆可胆子大呢,带不带我?”小天天煞有介事的想了想道:“不怕的话,想跟就跟吧。有我们男子汉保护着呢,是吧,舅舅?”

旁边一阵哄笑,老太爷看着重外孙,也是眉开眼笑,这个臭小子就是个开心果,每年这时候他最开心了。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全都跑去了外面,门外“砰——砰”声传来,烟花灿烂地照亮了整个屋子,五彩斑斓,也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偌大的一个客厅里,就苏小孤零零地坐在原位,浑身不自在。

彩天下她其实也很想跟着晴寒出去,毕竟这个家里对他最熟悉,人在陌生的环境里,对熟悉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依赖。只是看他们融洽的相处,他也没有叫上她一起,觉得不好自行跟过去。

幸好贵嫂抱来了小宝,正在“哇哇”大哭。小家伙睡醒了,见身边没人,又是陌生环境,哭的眼泪鼻涕都是。

小宝的眼睛被眼泪刷的清亮,看到妈妈,更是眼泪鼻涕全往她身上擦。仿佛在哭诉妈妈把他一个人扔在陌生的地方,这个孩子就刚睡醒的时候会认人,必须要看到妈妈。

轻哄了好一会儿,那小子才终于停止了哭闹。开始对周围的环境好奇起来,东张西望,每到一个陌生地方,他就喜欢到处认认,那个小脑袋是一会看上面,一会看下面,一会看左边,一会看右边,什么都觉得新鲜。

看到屋外那绚烂的色彩,更是兴奋,身子直往外探。那礼花的炮声,苏小都怕吓着了他,哪知他却一点都不害怕。

“很有胆识。”晴老太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小吓了一跳,连忙回头,不知什么时候,老太爷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刚才那句话不知道他是在说她,还是说她怀中的小宝。苏小不自在地抱着孩子站了起来,怔怔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晴老太爷锐利的视线从她的脸上转到了小宝身上,不觉缓了神色。

彩天下说来也奇怪,平时小宝见了陌生人,总是一直盯着看,但是没有任何表情。这回他看了一会儿眼前的老爷爷,忽然咧开嘴,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则淡化了老太爷严肃的表情,嘴角微微牵起,象征性的微笑了下。

“他叫什么名字?几个月了?”

“叫小宝,快四个月了。”苏小没有任何迟疑的回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相信老太爷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过形式地问问而已。

果然晴老太爷的神色里没有惊讶,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一阵静默,苏小颇觉尴尬,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老太爷沉声道:“跟我来书房。”心中一个“咯噔”,心沉了下去。

彩天下若说之前晴怡的刁难,和大家刻意的冷落,她还可以处之泰然的话,那么这个老太爷的亲自谈话,就让她心里强烈的不安起来了。

老太爷已经起身向楼上走去,苏小看了看门外,晴寒微笑着站在月光下,脸上是淡淡的笑容,正沉浸在与家人的欢闹中,根本无暇顾及她这边。

深吸了口气,抱紧了下小宝,咬牙起身跟上,心里默念:别怕,别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

进了书房后苏小稍微观察了下环境,这可能是人的本能,走进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是会第一直觉地去观察周围。

这间书房陈设让人觉得很压抑,很刚硬,可能与晴九的性格有关,一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必然是坚毅不韧的。

与之不协调的是,墙上挂了一副副童画。并没有框表起来,只是单单贴在墙上而已。可以看得出那些画有些年月了,因为有几张已经慢慢泛黄。

这样一个刚毅的书房,有了那几幅画,有些显得格格不入,但也柔和了刚毅的线条。

“知道这些画是谁画的吗?”晴老太爷见她在看墙上的画,沉声问。

苏小心中一动:“是晴寒画的吗?”

晴老太爷目露赞赏:“你果然聪明。”

苏小微赧,不是她聪明,是老太爷问的太明显了。那些画看起来有年数了,不像是新画的,而能让他这么念旧的挂墙上的,想来也只会是晴寒画的了。

“阿寒小时候就很有画画的天赋,他也很喜欢画画。尤其是喜欢画人物,他总是画身边的人,他的画中出现的最多的就是他的爸爸妈妈,还有我。”

晴老太爷的神情讲起这些,似乎很感怀,又很想念。

“那时,我宠他宠得想满足他任何的愿望,只要他想。可是这一切都在他十岁那年改变了,因为那一年,我的儿子,也就是他的爸爸,带着那个女人殉情了。”

“至于其中内情,我也不方便与你多说。也就是说阿寒在十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也没有了梦想。他再也不会提笔画画,就像没有了灵魂一样。”

“是我含辛茹苦,一点点把他从噩梦中唤醒过来。而晴家的责任也随之开始压在了他的身上,他再不能无忧无虑的只为自己而活。各方面的知识都要扩充进他小小的脑子里,甚至在他十六岁时,我就把他送去了美国深造。”

“他也没有让我失望,去了美国,学业不在话下,更有了自己的公司。所有人以为他是靠着晴家才起步的,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他在美国完全都是靠他自己,我没有资助他一分钱。他生来就有晴家血液里那种商人的本色,眼光也独到。”

晴老太爷回忆完这些才把视线转向苏小,令她心中一慑缩,那目光里的寒厉之前她有看过,第一次见晴寒的时候。

彩天下终于知道晴寒的父母原来已经离开了,老太爷口里的那个“殉情”二字,想来是一段不光彩的往事。却也有些伤感,不说晴寒儿时成孤儿,就是眼前的老人,那时也必然伤痛之极吧。

彩天下正发愣间,对面的老人忽然厉声道:“苏小,你凭什么以这种姿态出现在我们晴家?你有哪一点配得上我的孙子阿寒?或者说你怎么会天真的以为有了阿寒的孩子就能走进我晴家的大门?”

一连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更犀利。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流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